《黄金花》尽在不言的苦与甜

《黄金花》尽在不言的苦与甜

近年,香港电影多了关注弱势社群的作品,去年有以精神病康复者为题材的《一念无明》和写脑退化独居长者的《幸运是我》,均属新导演的低成本製作,却能引起迴响。今年则有围绕自闭症人士及其家庭状况的《黄金花》,由获提名今届金像奖最佳新导演的陈大利执导,拍得写实又真挚,在暗黑中隐现微光。毛舜筠与初登银幕的凌文龙演活母子间的微妙互动,尽中不言的连繫,教人动容;前者入围最佳女主角,后者更获得最佳男主角及新演员双提名。
 

《黄金花》尽在不言的苦与甜 《黄金花》尽在不言的苦与甜

开场简洁有力
片名《黄金花》是女主角的名字,电影以纪录片式访谈作始,她轻鬆介绍自己有个年约20岁的自闭兼中度智障儿子光仔,笑容背后是难以启齿的辛酸。镜头一转,黄家三口子吃早餐,太太追问丈夫会否回家吃晚饭,其间光仔突情绪激动自残,黄爸爸熟练地紧抱着儿子,任由他肉紧地用力捏住自己满布瘀伤的手;待儿子回复平静,黄师奶带儿子买餸并到公园玩,周遭不乏异样目光或迴避的行动,这一切,她都习以为常。简洁有力的开场白,勾划平凡公屋家庭的不平凡,当搏斗与不友善对待成为生活的日常,观众不难感受两夫妇身心所承受的压力。好不容易捱过廿年后,教车的丈夫搭上投怀送抱的少艾学员「丹凤眼」,抛妻弃子,遭逢婚变的黄师奶顿失经济支持,独力抚养自闭症儿子,万念俱灰。为了让沉重题材较易入口,曾编写《叶问》系列和《狂舞派》的陈大利,在灰沉的调子里,渗进奇情的暗杀小三情节,拍出超现实的悬疑感,惟拿捏稍欠平衡,予人主题摇摆不定之感。


母子情深 
剧情主线是两母子相依为命的日子,看似熟口熟面,导演却没有大搞煽情,开拍前做足资料搜集,与演员们家访相关家庭,透过生活点滴和演员的精湛演技,如实呈现智障自闭子的单纯与行为特徵,具体展现在缺乏社会支援下,单亲妈妈带着自闭子谋生的困境,同时亦没有妖魔化有外遇的父亲,立体刻划父母爱到乏力时的挣扎和阴暗面。影片以大埔屋邨作主场景,贴地具实感。毛舜筠演朴素师奶黄金花,没太多外露的情绪表达,却能活现外刚内柔下的複杂心路,收放自如;舞台剧出身的凌文龙更是一鸣惊人,全片没一句清晰对白,纯靠肢体动作与细微表情,形神俱备地演活自闭智障青年光仔,拿捏精準。两人演绎的母子情细腻动人,举手投足尽是默契,当儿子激动自毁,小女人奋力护子,两人买餸跑步,绷跳的儿子「依依啊啊」,慈母报以微笑,甘苦与共,尽在不言中。光仔就像他家里饲养的小金鱼,在鱼缸看似呆头呆脑,实能察觉父母情绪起伏,在母亲心力交瘁时,成为她振作自强的关键。

此片为被遗忘的自闭人士及其父母发声,电影结尾呼应开场的访问,黄金花道出「白头人送黑头人是最大幸福」的心底话,要活出「Tomorrow is another day(英文戏名)」,绝不容易,既要个人顿悟、夫妇同心,更需社区支援;戏里,有一班守望相助的师奶,戏外,则靠你我的友善回应,笑一笑,他们的世界更美妙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